基于制度分析的我国人口城镇化演变与城乡关系转型 - 中欧社会论坛 - China Europa Forum

基于制度分析的我国人口城镇化演变与城乡关系转型

王伟,吴志强

avril 2007

城市规划学刊

一、人口迁移与城镇化

人口迁移泛指人们离开自己的居住地。跨越某一地区界限而进行的各种形式的空间位移现象。人口城镇化是指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人口不断由农村向城镇地区集中的过程。中国城乡人口的自然变动以1964年为界,乡村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长率高于城市。

二、城乡人口迁移系统分析

(1)环境。(2)人口迁移系统包括三个基本要素:潜在的迁移者;各种制度,或称为控制子;各种社会、经济和政治力量,或称为调节机制系统。(3)人口迁移系统的能量。(4)人口迁移系统中的信息反馈。

三、中国人口城镇化演变的制度分析

城乡户籍制度梳理分析。户籍制度是我国人口迁移流动政策的核心。一些附加在户籍制度上的“特殊利益”正在被逐渐剥离。这意味着乡城人口流动的迁移成本开始降低。城市对农村劳动力的排斥力开始减小。

城市发展政策梳理分析。我国市镇建制与城乡划分标准梳理分析设置门槛被提高,使得1963年以前我国非农业人口大于城镇人口.而从1963年起,非农业人口就小于城镇人口。1984年后,所确立的市镇地域中包含了大量的农村地区,无法根据市镇直接辖区的行政界线划分城乡。

我国城镇发展方针、政策梳理分析。正向推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使农村出现剩余劳动力和剩余时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奠定了劳动力转移基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从根本上解决了农产品短缺问题。

制度成因分析。户籍制度:与城镇化进程紧密联系,户籍制度“松”的时期城镇化加速发展;城镇政策走过一条鼓励—限制—鼓励—加速的道路,农业人口转移也相应经历了快速—缓慢—快速—加速等发展阶段。工业化策略:高积累率及高增长率;以重工业为主的产业政策。

四、城乡关系演进与转型

“二元”分制城乡关系的形成。在社会身份方面,表现为“农民”与“市民”的差别;在资源配置方面,表现为“农村”与“城市”的差别;在地缘认同方面,表现为“外地人”与“本地人”的差别;在制度设置方面,表现为“体制外”与“体制内”的差别。

“二元” 分割城乡关系的松动。工农业产品交换市场化程度提高;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城乡经济相互作用日趋紧密;农业剩余劳动力向城镇大量转移;小城镇大量涌现和迅速发展,弱化了城乡隔离的格局。

“浮动”的城乡关系。“浮动”成为中国城镇化最为独特的特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城镇化进程中浮动城镇化仍将作为主要形式继续存在。

向“和谐”城乡关系的转型。观念的创新;制度的创新;技术的创新。